维信诺遭深交所问询 折射国内柔性OLED产业 盈利之痛

维信诺遭深交所问询 折射国内柔性OLED产业 盈利之痛

作者: 王珍

维信诺(002387.SZ)近日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询问维信诺2020年超10亿政府补贴是否可以持续、归母扣非净利润连续亏损的原因、境外收入毛利率缘何为负等问题,这折射出国内柔性OLED产业尚未盈利之痛。

中国已经在全球液晶面板领域领先,无论是产能规模还是新技术迭代,但是在柔性OLED面板领域仍然处于跟随者的地位。中国的液晶面板生产企业由于液晶面板连续12个月的涨价而利润大增,但它们的柔性OLED面板业务仍没盈利。

维信诺与京东方(000725.SZ)、TCL科技(000100.SZ)旗下华星光电、深天马(000050.SZ)不同,不是从液晶面板生产起家,而是缘自清华大学OLED项目组,只有柔性OLED面板业务,因此不能像京东方、TCL华星、深天马那样用液晶面板业务的利润来反哺OLED业务。

维信诺今年一季度控制权还发生了变更,原大股东西藏知合资本将维信诺11.7%股权转让给合肥建曙投资。合肥建曙投资与维信诺原有股东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集体资产公司成为一致行动人,两者合同持有维信诺21.33%股权。

维信诺近年从生产基地所在地的政府获得大额补贴。所以,5月27日深交所对维信诺下发2020年年报问询函提出询问,维信诺2020年获得政府补助11.44亿元,是否对政府补助严重依赖,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而经过今年一季度的股权变更,维信诺已变为无实际控制人。在原大股东没力支援资金、柔性OLED业务尚未盈利的情况下,维信诺资金相对紧张。今年5月24日其公告透露,维信诺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为178.6亿元,占公司2020年经审计净资产比例117.5%。

维信诺的核心团队现已接管企业,原副总裁张德强出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原大股东的影响削弱。但是,由于维信诺的股价受业绩等因素拖累而连续下跌8个月,从18元跌到今年5月的8元多,公司在资本市场承受较大压力。维信诺的柔性OLED业务还处于高速发展期,如何在获取资金、维持经营、稳定投资者上取得突破,考验着新的董事会和高管层。

尽管维信诺的营收、利润在上述四家中国主流液晶和OLED面板供应商中不占优,但它有技术积累和客户资源,客户包括荣耀、小米等,并已在华北、华东、华南初步完成了生产基地的布局。它能否圆进入全球柔性OLED前三的梦,还是成为被整合的对象,尚需观察。

维信诺目前碰到的困难提醒整个中国显示面板产业,不要陶醉于液晶面板产能全球第一的光环,不要沉迷于液晶面板持续涨价、行业整体盈利今年大增的形势,国内柔性OLED面板产业如何实现盈利及可持续发展,需要大家携手突围,并非只是维信诺的事。

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面板供应基地,但是在全球智能手机面板行业的利润中,三星占了超过一半。因为中国供应的以液晶面板为主,柔性OLED面板供应急起直追,而三星以柔性OLED面板为主、目前仍占全球柔性OLED手机面板市场约六七成份额。

中国柔性OLED面板产能近年持续扩大,但在可折叠手机售价较高、下游其他应用有待拓展的情况下,柔性OLED面板产能出现阶段性的供过于求。这需要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努力,才能打破柔性OLED上游设备、材料瓶颈,降低面板成本,同时加快技术和应用创新。

集微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AMOLED面板的年产能面积已达895.4万平方米,其中6代AMOLED面板线的年产能面积为795.6万平方米;规划、在建的6代AMOLED面板线的年产能面积为620.5万平方米。国内已有6代AMOLED面板线6条,还有5条规划在建。而群智咨询的数据显示,维信诺在2020年第三季全球AMOLED智能手机面板出货量中排第四位,仅次于三星、京东方、LGD,在中国企业中排第二位。

总之,中国要从显示面板大国变为显示面板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内第二大柔性OLED面板供应商维信诺就是一面镜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