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逆行42年写上海金融史,动力何来

来源:秦朔朋友圈

秦朔朋友圈主编水水约我写篇短文,谈谈为何能坚持一个人完成了一部金融史——《奋斗与梦想——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叙事(1978-2020)》的写作,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完成了这样难度很高的工作。

起初,我还不太想再动笔,不想再沉醉到曾经的写作状态,写了3年,感觉很累,还没缓过劲,担心自己又太感动,而难以自拔。但是,水水太执着,让我不好意思拒绝了。

坦率地说,这样的工作的确是非常艰难的。20205月,当我完成第一稿,并提交出版社时,整个人顿时松驰了下来,我感觉自己都快垮了,因为太累了!

这的确是一次充满挑战的写作。用三年时间,一个人逆行42年,梳理了上海金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重大事件,用110多个新闻事件或故事展现了上海金融不断发展的历程,70余万字

有人问:“平时看着你常常也是春风拂面,工作照常做,怎么就写出了这么一部大部头的书呢?”

是啊,既不能影响工作,还要完成这本书的写作,这正是难点所在。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为了完成这本书的写作,只能是牺牲业余时间与睡觉时间。

过去三年多时间里,每天忙完工作,晚上10点开始,到凌晨2点或3点,进入写书的状态,在录音机里,在大量的资料中、笔记中与新闻事件中的人物相逢,直到眼睛睁不开了,才睡觉。

有时,实在太累,12点前睡觉了,却有了一种负罪感:为什么我没能坚持?所以,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有一个梦想,希望完成书稿后,每天能12点前睡觉。

的确,连续三年坚持深夜写作,这需要极大的毅力和动力,而动力来自使命感与紧迫感。

2017年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真的有些忐忑,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满心的畏难情绪。

在我最畏难的时候,有两个人给了我巨大的鼓励。

第一个人是郑杨。此时他是上海市金融办主任。他的话是这样说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2020年要基本建成,但是,到现在(2017年),还没有人能说清楚,它从头到尾是怎么走过来的”,这句话增添了我的使命感。

我在想,记者,不正是时代的记录者吗?上海曾经是远东金融中心,改革开放后的上海一直有一个梦想,重新塑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经过几代人的努力,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值得成为它的书写者啊。

第二个人是龚浩成——曾经的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一个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长者。这样说可能很多人没有概念,不能理解他的份量,估且用数据量化下——

2020年,上海金融市场的交易额突破了2200万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创造这样天量交易额的主力正是外汇交易中心和上交所。而外汇交易中心(货币市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创始人中就包括了龚浩成。

当时的人民银行管理着银证保等所有的金融业务,作为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他是金融创新的重要的管理协调人。不夸张地说,上海金融市场今天的繁荣是龚浩成先生等初创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晚年生活之清贫令我惊讶。

2017年8月,我第一次拜访他的时候,他早早地就站在挨着走廊的窗口等我。他腿不好,不能下楼,但是,却提前在窗口等了我许久。他住的房子是上海财大的教工家属楼,老公房,一梯三户,没有电梯,他家客厅的窗户对着走廊。

他的家,令我震撼——太简陋了!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金融家的家。房子是上海财经大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住宅,家里的家俱旧得意外,餐桌和凳子是五六十年代的课桌凳,感觉是学校淘汰的;餐桌不是一张,而是两张单人课桌拼起来的,它既是餐桌,也是办公桌。家人曾经建议他换房子换家俱,他不同意。

| 图为赵晓菊摄

放眼望去,家里最突出的就是房间床头一部红色电话。当年筹备上海证券交易所时,作为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他是朱镕基建立的筹备“三人小组”的一员,朱镕基给了他授权,可以直接与他通话。而他在家里与朱镕基直接通话用的就是这部电话。因此,他一直珍藏着。

与那些陈旧、简陋的家俱不同,让人意外的是,当时91岁的龚浩成的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谈到40年前的经历,有些细节还记得非常清晰。

他告诉笔者,“当年做了外汇、债券、证券等多个交易所,就没来得及做黄金交易所,后来,这个交易所也建起来了,这就好。金融中心的建设还需要一步一步地往前推,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步伐还应该一步步加大!”

笔者采访他时担心时间太长、次数太多,会打扰他。没想到,他非常坦诚:“谢主任,有事儿要问,随时来吧,说不定哪天我就走了。”就这一句话,顿时,让我泪目了。他如此高龄,身居如此简陋的家,却对上海金融中心建设依然牵挂不懈,我为何还要畏难?一时间,我的内心涌起了强烈的紧迫感。

当然,给我激励的,不止是他们俩儿。

书中涉及了上百个人物,前面章节中,甚至每页都有人物出现,包括领导者,经济、金融界的大腕等。以时间为轴,以记者的视角、从金融新闻事件或亲历者的故事着笔来描绘历史,这是一次探索。

书中写到的一个个人物,也是我不断坚持的动力。他们的故事,就是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故事;把他们的故事串起来,就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巨幅画卷。

上海金融42年的改革开放历史,就是一群人不断摸索、不断奋斗的历史,因为一群不懈奋斗的人们,才书写出了上海金融业非同寻常的历史篇章。更多的人们应该知道他们的奋斗故事。

书中写到众多影响深远的金融事件,第一个股票的诞生,第一个交易所的开业,第一个让债券市场坍塌的“327事件”、上海期货交易所、中金所的诞生等等;

也写到了许多金融人,除了龚浩成,还有秦其斌、尉文渊、阚治东、管金生、汪德顺、陈人俊等等,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精彩人物。他们的历史各有精彩,也各有跌宕。因为无数人接续奋斗的故事,《奋斗与梦想》才越写越长,让人不忍辍笔。

书出版后,与一些证券界人士座谈,大家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会坚持三年写这本书?我又一次讲到了龚浩成的故事,以及他给我的激励,他们听了很是感动。

他们说,上交所的建立,开辟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先河,无数人因此发家致富,无数企业因此走上了世界的排行榜,走在了世界资本市场的前列,可是,这么一个创始人却如此清贫,我们都看不下去了,我们能不能去看看这位老先生?

可是,我给了他们遗憾的回答:“你们看不成了,2020年8月30日,就在我的书稿完成审稿环节,即将付印时,龚老走了,享年93岁。”我的话毕,在场的人都哭了。

我要告慰龚老的是:我终于完成了这本著作,并有幸在本书中留下了他的音容笑貌。

历史是一面镜子,回顾是为了前行。

2020年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战略目标年,但这一年只是一个战略节点,完成了2009年19号文中的既定目标,但还有许多新的目标在前方,仍需要无数人不断接续奋斗。读读曾经的奋斗者的故事,会让我们更加清醒,也更加懂得珍惜,让未来的创新发展更加具有定力。

发表评论